首页 > 政务公开 > 解读 > 委属单位话发改

统筹发展与安全既是方法论更是实践论

发布时间:2021/05/12
来源:国家信息中心
[ 打印 ]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统筹发展和安全,把安全发展贯穿国家发展各领域和全过程,防范和化解影响我国现代化进程的各种风险,筑牢国家安全屏障。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站在两个一百年的历史交汇点上、全面开启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新征程之际作出的重大战略部署,具有深刻的方法论意义和丰富的实践内涵。认识是行动的先导,方法是实践的利器。因此,我们必须全面理解、科学把握、系统推进,正确处理好新时代发展和安全的关系,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

  一、把握方法论,要义在于树立三种思维

  统筹发展与安全,前提是领悟其内在的方法论含义,坚持全面而非片面、系统而非零散、运动而非静止的观点,妥善处理好各种重大关系,为制定和落实政策提供科学的行动指南。

  树立辩证思维。辩证唯物主义是中国共产党人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发展和安全相辅相成、互为条件,任何时候都不能偏废。发展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破解突出矛盾和问题,防范化解各类风险隐患,归根到底要靠发展。与此同时,只有国家安全得到保证,才能为发展创造和谐稳定的内外部环境,人民才能集中精力推动国家各项建设事业向前发展。但要认识到,维护安全是有成本和代价的。因此,我们要用辩证思维统筹发展和安全,正确处理好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局部利益和全局利益、经济利益和社会利益之间的关系,找到发展和安全的最佳均衡点,力争实现高质量发展和高水平安全的良性互动。

  树立系统思维。系统观念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重要内容。统筹发展和安全工作是一项系统工程。当前,我国发展和安全的内涵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丰富,时空领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深远,内外部挑战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艰巨。只有运用系统方法分析和解决问题,从多因素、多层次、多方面入手研究发展和安全,从系统论出发优化统筹方式,才能协调确定好各项战略和政策的定位和功能。因此,我们要把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摆在统筹发展和安全工作的核心位置,同经济社会发展一起谋划、一起部署,把国家安全贯穿到党和国家工作全过程全领域,着力构建大安全格局。

  树立动态思维。发展和安全是不断运动的,而不是静止的。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使这个大变局加速变化,导致影响和制约我国统筹发展和安全的因素持续增加、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不断变换。只有从事物矛盾运动原理出发,不断强化问题导向,才能积极有效化解统筹发展和安全中出现的问题。因此,我们要用动态思维统筹发展和安全,加强发展和安全形势分析和动态评估,增强机遇意识和风险意识,树立底线思维,及时调整政策力度和重点,下好先手棋、打好主动仗,有效防范化解各类风险挑战,努力实现发展和安全的动态平衡。

  二、践行实践论,关键在于抓好四大安全

  在实践中统筹发展和安全要紧紧围绕党中央的战略部署,强化科技战略支撑,大力发展实体经济,坚持扩大内需战略,提高对外开放水平,加快构建新发展格局,确保经济社会发展的长期稳定安全。在十四五期间,应特别着力抓好四大安全

  着力抓好粮食安全。当前,全球气候变暖趋势、自然灾害频发影响全球粮食生产,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全球粮食供应链,部分主要经济体流动性泛滥增加全球粮食价格上涨压力;国内人口多耕地少的刚性约束没有根本改变,农业人口老龄化问题显露,种粮收益偏低影响农民积极性,维护国内粮食安全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前所未有。因此,要深入实施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开展种源技术攻关,加大农田水利设施投入,严守耕地红线和永久基本农田控制线,提高国内粮食生产潜力;加大财政补贴力度,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稳定并增加粮食播种面积和产量;健全农产品进口管理机制,培育国际大粮商和农业企业集团,推动进口来源多元化,增强应对外部风险的韧性。

  着力抓好能源安全。当今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深度调整,能源领域战略博弈持续深化,国际能源供给不稳定性因素明显增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费国,我国能源需求对外依存度较高,维护能源安全任务繁重而艰巨。因此,要以增强能源持续稳定供应和风险管控能力为目标,保持原油和天然气稳产增产,做好煤制油气战略基地规划布局和管控,逐步提高国内供给产量的比例;扩大油气储备规模,健全政府储备和企业社会责任储备有机结合、互为补充的油气储备体系,增强应对周期性波动的能力;多元拓展油气进口来源,维护战略通道和关键节点安全,有效管控外部风险。

  着力抓好金融安全。金融是经济的血脉,是现代市场经济健康高效运转的保障。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国际金融风险在加速积累,国内金融领域风险的形态、路径和安全边界发生重大变化。这表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已成为统筹开放与安全的重要任务。因此,要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处理好恢复经济与防风险的关系;完善宏观审慎管理体系,防止宏观杠杆率反弹;完善债务风险识别、评估预警和有效防控机制,健全债券市场违约处置机制,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管理框架,提高开放条件下风险防控和应对能力。

  着力抓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产业链供应链是大国经济循环畅通的关键,是确保经济安全、国家安全的根基。我国已成为全球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目录中的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但产业基础能力不强和产业链水平不高矛盾凸显,部分环节仍面临受制于人的挑战,相当多的关键设备和元器件仍依赖进口。因此,要加快制定科技强国行动纲要,健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新型举国体制,制定实施战略性科学计划和科学工程,推进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加快补齐基础零部件及元器件、基础软件、基础材料、基础工艺和产业技术基础等瓶颈短板,切实提升产业链抗外部因素干扰的能力;坚持经济性和安全性相结合,补齐短板、锻造长板,分行业做好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施策,形成具有更强创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供应链。

  (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 张宇贤 宋瑞礼)

附件: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