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委属单位话发改

煤炭清洁新帆正举 政策助力绿道竞流

发布时间:2022/05/16
来源:中国发展改革报社
[ 打印 ]

  在洗选时“淋浴”,在锅炉中“减脂”,在焦炉里“桑拿”……一块煤的生命周期跨越了诸多环节,每一道都是实现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过程中不容忽视的重中之重。随着行业技术的发展完善,每一道环节都越来越绿色低碳,煤炭的利用则越来越清洁高效。

  近日,《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重点领域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2022年版)》发布,文件涉及的煤炭洗选、燃煤发电、燃煤锅炉供热、煤制焦炭、煤制甲醇、煤制烯烃、煤制乙二醇等领域,基本涵盖了煤炭利用完整的产业链条,参考国家现行标准中的准入值或限定值,以及国家政策文件明确的相关指标,科学确定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重点领域基准水平。

  对此,国家发展改革委、工信部、生态环境部、住建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能源局等六部门联合印发通知,促进文件落深落实,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促进煤炭消费转型升级。

  踮脚可触的良性引领

  “标杆引领,基准约束。”国家节能中心国际合作处处长时希杰介绍说,标杆水平在行业内应达到先进水平,具有引领效果;基准水平则作为约束性门槛,是基本要求。

  据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吴立新介绍,文件设计的能效基准水平,主要参考国家现行标准中的准入值或限定值制定,而标杆水平则对标国内外同行业先进水平以及国家现行政策、标准中先进能效指标值和最严格污染物排放要求,并结合了重点领域的运行实际情况。

  “有关企业能够达到基准水平的大致占比在75%~80%。”吴立新表示,文件根据煤炭利用方向的产品性质、工艺特点、污染物排放特性,基于国家相关标准,结合不同行业发展实际、发展预期,对各行业重点领域的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的设定是合理和符合实际的。

  “踮起脚跳一跳,应该可以够得到。”时希杰这样形容文件中的指标要求,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基本处于行业能够接受的合理区间,对大部分已经达到基准水平的企业,应该争取向标杆水平发展,这也是此次文件出台的导向之一。对未达到基准水平的企业,这份文件既是约束,也是敦促,将有效推动这些企业奋起直追。

  有煤炭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内容一目了然,我们依据文件开展自查,既进一步了解自身定位,也明晰了未来的改造升级方向。”

  对清洁高效利用水平低于基准水平的存量项目,文件提出引导企业有序开展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改造,依据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重点领域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分限期、批次实施改造升级和淘汰。同时,建议各地明确改造升级和淘汰时限(一般不超过3年)以及年度改造淘汰计划。

  时希杰表示,文件短小精辟、干货满满,对存量、增量项目都有明确的要求。特别是在贯彻落实中,统筹考虑到煤炭作为国家基础能源的兜底保障作用,要求各地分类分批实施改造,始终将保障能源安全和民生需求放在首要位置,确保经济社会平稳运行。

  已然成熟的改造时机

  智能化的煤炭洗选,成熟高效的煤炭发电,商业环保的清洁转化工艺……我国是煤炭生产大国,也是煤炭消费大国,在煤炭行业发展的过程中,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技术日臻成熟,大量的关键技术实现全面突破。截至目前,我国很多技术和装备都已达到国际领先或先进水平。

  “发电用煤可谓占据煤炭消费的半壁江山,燃煤电厂超低排放技术非常成熟。”吴立新举例说,燃煤机组大气污染物排放执行世界最严格标准,88%的机组实现了超低排放。我国燃煤机组参数、机组数量、能效指标、污染物排放指标均进入世界先进行列。

  不少产煤省份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探索已然展开。3月15日,《山西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促进条例》立法启动协调会召开;3月31日,黑龙江省发布“十四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提出要实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工程。

  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加速键”早已按下:2021年11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前期设立碳减排金融支持工具基础上,再设立2000亿元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形成政策规模,推动绿色低碳发展。

  今年4月18日,央行、外汇局在印发的通知中明确,将优化支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项再贷款。

  此次发布的文件再次明确,将加大财政资金支持力度,重点向实施标杆水平改造的企业进行倾斜,培育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领军企业;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向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效应显著的重点项目提供高质量金融服务,落实煤炭清洁高效利用专用装备、技术改造、资源综合利用等税收优惠政策,加快企业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改造升级步伐,提升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整体水平。

  “文件的预期效果是通过财政支持和金融、税收等配套政策的多重发力,不仅低于基准水平的企业在约束和激励之下会积极转型,标杆企业也会焕发新的活力,在提升能效水平和降低污染物排放等方面更加进取,实现新的突破。”时希杰表示,文件不仅激活了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一池春水,也将为整个煤炭行业带来新的生机。

  经审慎考量的实践价值

  “要深刻认识新形势下保障国家能源安全的极端重要性,坚持从国情实际出发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要深刻认识推进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是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途径,统筹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这篇大文章。”3月22日,国务院副总理韩正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工作专题座谈会上强调。

  “对主要用煤行业提出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基准和标杆水平,引导企业加快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改造升级步伐,存量项目要达到基准水平并不断向标杆水平迈进,新上项目原则上要达到标杆水平以上。”早在1月18日召开的国家发展改革委1月份新闻发布会就透露过文件信息。

  “文件对有效提升煤炭的能源利用效率、减少煤炭消费量、降低污染物排放和碳排放水平、推动煤炭消费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吴立新评价说,文件有利于引导重点用煤行业和企业不断提高煤炭资源利用水平,协同推进减污降碳,带动全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的有效提升。

  “文件提出,对新建煤炭利用项目应对照煤炭清洁高效利用重点领域标杆水平建设实施,推动清洁高效利用水平应提尽提,力争全面达到标杆水平。”时希杰认为,这不仅是煤炭先进产能的必然要求,也是煤炭行业高质量发展的题中应有之义。

  时希杰表示,文件明确的标杆水平和基准水平都将随行业发展和标准制修订情况进行补充完善和动态调整,不仅新建项目要建成标杆水平,其他相关企业也应该积极向标杆水平迈进,不要停留在“舒适区”。

  “从实践角度,文件对新建和存量项目分类提出要求,有利于引领带动煤炭清洁利用高标准发展,促进存量项目采用先进技术工艺改造升级。”吴立新表示,这也有利于引领带动煤炭清洁利用标准的逐步提升,有利于技术突破加速实现。

  “我国富煤贫油少气的基本国情,要求我们必须客观清醒地对待煤炭问题,科学、合理、有序地推进涉煤行业节能降碳工作。”时希杰表示,始终坚持煤炭清洁高效利用的大方向,扎实做好煤炭清洁高效利用这篇大文章,才能在兼顾经济社会发展和保障能源安全的基础上,推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如期实现。(中国发展改革报社 记者刘政)

附件:

排行榜